拾玖in-g

T:【家主集会】一句话证明你玩过阴阳师!

没给修子哥灭过队的都不叫养过修子哥

嫣生玟语 ④

      单身使人快乐,但又不完全快乐。转眼就大二,还碰上校庆。学校说每个专业至少都要出一个节目。我们这提前的在各班进行选拔。我宿舍那几个大怨种把我推上去唱歌,我反手就申请让她们一起来。我们几个在台上各选一首歌唱个片段,然后在班里投票选出让谁去。

      平时投票都投个乱七八遭的一群人这次破天荒的都老老实实的投票,可能是怕投不出来选他们吧。反正最后结果选了我和我上铺那个女孩。老师让我们一周内报个节目上去给他,然后就放我们回宿舍了。

     上铺那个女孩,看着文文静静实际上脑洞大的很,就跟她的名字一样,​温茹梦。每天想的事都跟做梦一样。

     我俩商量节目的时候,否决了很多方案,最后还是把目光看向了我们最初的方案,对唱。

     情歌我俩不适合,RAP我俩也没这语速,最后还是选了一首男女对唱的中速歌。选段我们宿舍的一致决定的是我唱男段,​我也不知道为啥。为了配合演出效果我剪掉了我半长的头发,染了个深栗子色的狼尾。整个人的风格偏向了男性。

     ​提交节目,排练,彩排,到最后演出,时间不过也就一个半月。不知道是因为我的穿衣风格原因还是剪了头发,每次跟温茹梦出去都有人说我是渣男,在外不帮女孩子拿东西。我很无语,我十分无语。给宿舍那群怨种知道了愣是笑了我两个星期。

     演出时间在傍晚,地点在礼堂。​十几个节目下来也要快2个小时,中间还有什么校领导讲话什么颁奖典礼。完完整整下来两个半小时,在后台化妆吃饭的时候看到了叶玟韶发来的消息,说希望能在后台外面见一面。我看着消息,跟温茹梦说了声就出去了。

    后台外面看到了她,​依旧是学霸的气质,可望而不可及。我问她叫我出来干嘛,她说想见见我。我没接她话,只说看完了我就回去了,要上台了。

     演出按着预期举行完,参演人员在礼堂跟校领导拍了照就各自散去,回家的回家,回宿舍的回宿舍。​初夏的傍晚还有些凉,长了的刘海给风吹的直往眼睛里跑。我叫同伴先回去,我在操场等个人,然后就往宿舍楼的反方向走。

     我走到连廊,看到叶玟韶站在那。我想回头走,可她先叫住了我​。

    “嫣童,我想跟你谈谈。”​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那你为什么说分手?为什么要躲着我?为什么我找你你总是不理我?!”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都分手了她还要说这些,分手不是她想要的吗?​

     “我承认掰弯你是我的不对,​我缠着你是我自己犯贱。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你可以有更好的人生,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高中我疯了一样喜欢你,为了让你看我一眼理我一下我逼着我自己变的更好,能与你并肩。”

     “我……”

     “​我追到你了,我以为我成功了,我能跟你站在一起了,但是错了,你根本就不喜欢我。答应我是因为我缠着你你烦,你想赶快把我糊弄过去,所以你答应了。对不对。你烦我你跟我说啊,憋着宁愿跟老同学讲也不跟我讲。不过没关系,我再也不会缠着你了。”

    ​“我不是!我没有。你听我说,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嫣童。我喜欢你,我喜欢被你缠着的感觉,我没有烦你。我……我只是,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而已。”

      我想离开连廊往宿舍楼走,但她抓住了我​。

      我不想在跟她有多的聊天,就扒开她的手,径直走回宿舍楼。

嫣生玟语 ③

​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况且请假也只请了两天。我踩着宿舍的门禁点回到宿舍,为了不在碰到她我不惜饶了远路走回去。回去的时候舍友都准备睡觉了,看我背着包回来,上铺的两个探头出来看我,还有一个坐在床上一脸“老实交代”的表情。

      三双眼睛看着我,看的我心里发毛。我老实说了,承认了我跟她已经分手。那三个人,一个震惊一个果然如此一个不敢相信,想要拉着我再问给我以宿管要来了为借口按了回去。

     我洗漱完躺在床上,回想着两天,觉得我真的狠得下心。以前说要一直爱着永不分离的俩人,现在形同陌路​。我觉得好笑,伸手挡着眼睛。我强迫自己睡觉,不去想那些事,但那个身影就是挥之不去。瘦瘦的,又不高,经常不吃饭。成绩好的就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在两天前…她也是我的。

     第二天没课,我在寝室睡到了九点多。​拿了个包包装了几本书去到了图书馆。找了个角落是位置坐下,就着阳光写起了老师之前留下的课题作业。一坐就坐到十一点多。

     那个时候​图书馆已经走了挺多人了,都去吃饭了。我舍友打电话来问我要不要出去吃饭,她们现在在校门旁的长廊。我应了,让她们等我一会,我回宿舍放个书。

     锁好门​走到校门找到她们,就被她们拉到了一家热锅串串店。然后又拿来几瓶鸡尾酒,说要好好的吃一顿。我笑着看她们,问到说前几日还在叫着要减肥,怎么现在就来出串串了。她们说我坏,仗着自己身材好嘲笑她们。我连忙投降,不然这顿饭怕是吃不下了。

     吃完饭​我们回宿舍,就看到她徘徊在我们宿舍门口。三个人又齐齐转头看我,我耸耸肩摊手表示并不知情。走到门口,拉走了她,让舍友先回去。

      拉着她下楼,​然后转身看着她。我不知道我该怎么面对她,我也不知道我要怎么开口跟她挑明我们已经分手了。

    “为什么分手?”​她看着我久久不开口,先开口问我。

     我沉默了一会,“既然不想在一起,你可以直接开口,我也就不缠着你了。”她脸色变了变,“叶玟韶,高中把你掰了是我的不对,所以现在我道歉,对不起。我们分手了,我不会再缠着你了,你也不用再烦我了。你可以做你喜欢的事,找你喜欢的人,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我没有……”​我没等她说完,就绕过了她上了楼梯。她独自一人站在树荫下,手还是伸出来想要拉住我的姿势,然后她收回手,又在树荫下站了一会,才转身上楼。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她。可能是我们都在躲着对方,刻意的错开外出的时间。反正现在她过她的,我过我的。我又从过节时的主动撒狗粮的人变成了被动吃狗粮的人。

嫣生玟语 ②

      我们俩的聊天记录停在了她“我们俩都冷静一下”那句,从那之后的几天我们都没有联系过,也没有再一起上课,一起吃饭。我室友好奇我怎么周六日都呆在寝室没有出去找女朋友,​她室友也好奇我怎么没去找她一起出去。她们都来问过我,都给我敷衍过去了,她们也只是以为闹了点小矛盾,也就没继续提这事。

       久而久之的室友感觉出我的不对,以前的死皮赖脸赖在女朋友身边的那个人好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偶尔作息规律,偶尔昼夜颠倒的沉默的人。有天我找了借口跟导员和宿管请假,晚上没有回宿舍,在宿舍的群里说了声今晚不回之后就拿着背包离开学校了。

     离开学校后我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了个酒店开了间房,放下背包就单拿着手机和房卡,走到了市区的小吃街上。现在是中午,随便找了家餐厅应付完午饭,就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虽然来这个城市有两三个月了,但还没有好好的在街上逛过。在某书上找了几个游玩​推荐,选了一个相对来说安静的书吧,带着一本书和一杯热可可,在书店坐了一下午。离校的时候我就开了手机禁音,所以在书吧的时候我并没有接到她打来的电话。

      日落西山,看着书吧外面​冷白色的街灯亮起,街上的人也从三三两两的人流变成了步履匆忙的归家人。我一看时间,才反应过来我在书吧坐了一天。收拾好东西,归还了借来的图书,我推开书吧的门,逆着人流的方向,漫步行走。

      夜景也是一座城市的风景线。路灯、大厦,只要能亮的,无一不都为这风景线添上一笔。按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又走回到小吃街。正好饿了,就买了点小吃,边走在路上边吃。一路吃完,也差不多回到酒店。

      回到酒店,给手机充上电,拿上衣服去洗漱,期间没看过手机一眼​,自然也就不知道手机那头都发生了什么。

       手机那头,她看着再次忙音的电话,​叹了一口气,挂掉电话。她的室友也打不通我电话,问我室友得到的回答也只是请假出去了,去哪不知道。她的室友想安慰她,但又不知道从何安慰,也只是一直说我没事的,只是可能没看手机没接电话而已。

       她最后一通电话打来的时候我刚洗完澡,床头上的手机震动的让我想忽略他都不行。备注栏​的“一朵小花”四个字看得我刺眼。或许这朵小花并不是我的,只是我自私的用我的方法让它留在我身边。她说的对,我们都该好好想想。

       我伸手拿过手机​,点开那个置顶的聊天框。

      ​“玟韶,我们…分手吧。我想过了,可能我们……”

      “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一句话还没有发出去,她先发来了一句,然后又叮叮叮的发来了几句。她似乎并不想给我反应时间,直接打来了视频电话。我看着躲不过了,就接了电话。 

       电话那边​她冷着脸,问我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要请假离校,为什么不跟她说。我等她问完,才缓缓说了句,“你说的对,我想好了,我们分手吧。”然后就挂断了电话。看着退回的聊天界面,看着聊天背景上我们俩出去玩时照的照片。我换掉了背景,取消了置顶,把那朵不属于我的小花放回了它该去的地方。

        在最后,我发给她的最后一条消息里,我对她道了歉​。高中的时候自私的掰弯了她,对她百般撩拨。先表白的是我,提分手的也是我,做事有始有终这事算是给我整明白了。

【萧嫣童X叶玟韶】嫣生玟语

     我,萧嫣童,中外混血,在中国出生在中国长大。妈妈来中国留学认识爸爸,然后俩人就相恋,然后相爱。外祖家对妈妈的婚事看的很开明,双方见了家长之后就结婚,然后就有了我,和我欠揍的弟弟萧炎珩,他小我3岁。

   “萧炎珩!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不要动我的口红!你找死吗这支口红好贵的!”​虽然我算不上有钱但是一些小玩意还是能买的起的,但不包括这支口红。这只口红是我吃土好久才买到的。

     从我上了高中之后家里就不怎么管我的钱了。除了每月的生活费和一丢丢的零花钱,其他的我只能自己兼职挣。​偶然也会坑我弟的,但只限于带他出去的时候买买奶茶啦。

     ​父母因为工作的原因很少有时间能管到我们,等我弟能上小学了他们就去上班了。所以因为这个原因有些事情在悄悄改变,比如我的性取向。

     为什么会变我也不知道,但谁说女的就一定要喜欢男的,男的就一定要喜欢女的。爱不分行别,爱上同性只是恰好爱上的那个人跟你是一个性别而已​,所以我觉得没错。

      但是这事我不敢跟我爸妈说,我怕他们接受不了。所以我问过我弟。他说​“爱就爱了管他什么性别呢”。我挺震惊他讲出这句话。

      我出生在春天,所以我18的时候​我已经快要高考了。任何一个人高考都会紧张,包括我。我弟那个小sb也快要中考了,可一天天看没心没肺的样子我觉得中考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有天我在复习,他敲门走来我房间,问我,“姐姐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我停住笔,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他又说,“肯定是的,而且还是个女孩子。”

     我问他为什么怎么觉得,他指着我桌子上的一小堆鲜花标本,对我说“​这花是洋桔梗,花语是始终如一的爱。我不觉得有男生表白会送标本。”接着他又说“而且你以前问过我同性恋的问题。”

      我承认弟弟比我聪明,但我没想到他这么聪明。我没有回答他,只是让他回房间去复习,还有一个月要考试了。

       一个月时间太快了,尤其是在考前复习的时候。高考时间比中考要早,我考完试拉着行李箱出去玩的时候我弟还在复习。​小假期做的兼职使我的钱包还能看,出去玩也顺便给父母带了点小礼物。至于我弟,先不管他。

      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更何况暑假。转眼我就大一开学。报考的学校在省外,我提早就走了。走之前给我妈了一个盒子,跟我妈说等我弟去学校报道的时候在给他,然后就走了。

     ​等我那收拾完了宿舍,认识了舍友,我弟的电话就炸来了。我默默的接通电话然后把电话远离我的耳朵,还是能听到他的声音。说的话无非就是姐姐怎么这么好还给我买了礼物还是我最喜欢的鞋子之类的。我等他讲完才跟他说那是送他的毕业礼物,结果晚到了,现在当开学礼物送给他,让他别吵。交代了一些在高中的事项又说了些照顾好爸妈之类的话,就挂了电话。

       电话挂完已经快吃晚饭了,我拿起手机找到那个备注着“一朵小花”的电话,拨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生,也就是我的女朋友。哦忘了说,我跟她在同一个学校,就是不同专业。

        ​高中相识,在高考前确认关系,然后瞒着父母报了同一所学校。我俩其实挺大胆的。等各自父母反应过来已经没用了,高考志愿已经改不了了,家里也就随我们去了。

      ​ 到了大学,天高皇帝远的我俩仗着家里管不到我们,不忘学业的同时在学校谈了场校园恋爱。我们一起对着星空许愿,一起记录着我们的每一天,过着跟其他情侣一样的甜甜蜜蜜的小日子。

     虽然偶尔也会争吵,但都是小吵。俗话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俩人之间没有隔夜仇。但是那天我跟她吵架了,吵的很凶,甚至我俩一整天都没有理对方。

      原因很简单,因为一点小误会而发生的争吵。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些小事她都能​记得清清楚楚然后堆积到一起再跟我翻旧账。我害怕她冷眼看着我的样子。她不算开朗,日常习惯了遇到事不说,自己消化自己解决,每天都展着笑脸跟我一起闹,到晚上我不在的时候又是这样的难过,她从来都不说。

     ​我单方面的发完火,看她冷着眼看我,等我一顿说完之后转身就走,我心里一阵烦躁。我不知道她又怎么了,奇奇怪怪的不知道每天都在想什么。我没有去找她,只是跟她舍友打了声招呼就打开手机游戏。

      看到​我弟显示“组队中”我就发了条申请就去倒了杯水。回来就看已经开了,还剩下我跟对面的一个人没有确认游戏。我顺手点了确认抬头就看到那个鲜花标本。标本给我保存的很好,上面还有一层透明的防尘罩。我看着标本出神。手机“嗡”的一声提醒我已经进入游戏,我开了组队麦发了个“我玩对抗路”就等着队友BP

      我在四楼,到我的时候对面对抗路已经选出来了,我扫了眼两边阵容选了个曜走对抗路。带上半边耳机忽略掉舍友的八卦,和组队麦里我弟的唠叨,开始打游戏。安稳发育支援对线,安静的不像我自己,连我舍友都感觉出来了。两边的声音都在问我怎么了我也只是淡淡的回了句“没事,跟女朋友吵架了。”然后接着玩。我弟一边没脸没皮的讲事逗我笑一边开小窗戳我女朋友,说我冷暴力他,让她来管管。可能她也是真的生气了也什么都没说。我弟看着好像真的没办法了也就关掉小窗认真来打游戏。

     一晚上游戏输输赢赢,战绩时好时坏,星星也没上几颗,我玩着没意思就吱了我弟一声就下线了。给手机充上电躺在床上看天花板,然后伸手拿起手机解锁,又不知道干什么再把手机关掉,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好几次,还是打开绿色聊天软件,点开置顶​,输入一段文字,觉得不对再删掉再打一段文字。来来回回打了三四分钟对面发来一句话,她说“我们这段时间都先冷静一下吧,想好了我们到底适不适合在一起再说。”我还想再发信息,就看到聊天框旁边那个红色的感叹号。我叹气,将手机放下,然后强制自己闭眼睡觉。


     我也不知道谁是攻那就先互攻吧,到后面在看谁攻

【寒故】我想买一束鸢尾花,送给我的爱人。

      秋天,明明是一个万物盛华的季节,可是我的花枯了。

      我种了一束鸢尾花。花很好看,但也很难养。可能难养只是对于我来说。因为工作的问题我不能每天照顾它。所以我很羡慕那些能把花养的很好看的人。

      那天我休息,也是个难得的太阳天。整好有机会整理一下我的花。因为太久没有松土,花已经有点蔫了。我赶紧按照之前花农说的要求,给他松土施肥。可即使这样,第二天我回来看的时候,花还是枯了。我放下公文包,对着花看了很久。

       后来我想开了,花期不在,就算再细心的照顾,花也会枯萎的。我挂掉了宋居寒不停打来的电话,把手机关了机。打开电脑,处理起今天没有完成的工作。

     ————————————————————————      

       冬天,经历了秋天的开花结果,所有植物都像是耗尽了精华一般,被雪遮住了繁华。就像……我跟宋居寒的感情一样。

        几天前青裴说让我跟他一起去海南出差,海南有个旅游项.目收益可观,其中有关一些建筑问题我可以做些指导。我答应一起去了。简单收拾了一下出差要带的行李,锁好门窗。锁门前看了一眼我种在阳台上的花。花已经枯萎了,花瓣已经脱落,枝干腐烂在泥土里。我没有管它,关好门,带着行李箱去找青裴。

         上飞机的时候,我习惯性的把手机关机。只是这次关机前我拿着手机愣了一会,回过神来发现广播已经在提示乘客关闭手机,我才摁下关机键,把手机放进口袋。

         青裴就坐在我旁边,从我愣神到我关机就一直看着我。等我关机把手机放好,就一脸戏谑的看着我。我被他的眼神羞红了脸,他只是伸手拍了拍我,对我说这种事急不得,慢慢来吧。

         即使飞机速度不慢,但到海南也需要三四个小时。我跟青裴在飞机上闲聊。聊到宋居寒的时候我明显没有想别的问题一样那么游刃有余。局促的样子逗笑了顾青裴。我有一丝丝的无措,但看着顾青裴一脸“我懂我都懂”的神情,我才知道青裴实在借此让我放松。

        我跟青裴从某一个角度上来说我们俩很像。但是他比我好一点。他更敢面对,即使当时事情发生的时候也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聊天不知道聊到什么的时候结束了,顾青裴在我旁边闭目养神,我转头看向窗外,看着机窗外的白云,想起家里花盆上凋谢的花,心里叹了口气,想着我是时候该放下了。或许顾青裴也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带我出去散散心。京城太过于熟悉了,容易想起一些本应该忘记的事。

          后来这个项目结束,我跟顾青裴在海南玩了几天。海南的冬天也是温暖的,所以我在花圃里见到了一片鸢尾花。鸢尾花开的鲜艳,很是好看。我想开了,宋居寒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他是属于大家的。他天生属于舞台,不能因为我,而让他离开他应该属于的地方。所以,我离开。

      ————————————————————————

           第二年开春,我整理了之前枯萎的花,埋下了新的种子。客厅里的手机一直在响。电话铃声交杂着短信,不看都知道,大概都来自他。我走进客厅,拿起响个不停的手机,本想挂掉电话开静音,但手却不自觉的摁下了接听键。可能是这么多年对他养成的习惯吧。

           我把接通的手机拿在手上,听着电话那边的人略显焦急的声音。我不知道我要不要挂掉电话。我走到沙发上坐下,手机放在沙发前的桌子上,我撑着头,无措的听着电话那头的道歉声,和求我原谅的句子。我想挂掉电话,因为我们已经分手了。不,不是分手,我们从未在一起过,哪里来的分手。我们已经断了,没有关系了。我撑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坐直身子,伸手挂掉了电话。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我转头看向我刚刚种在盆子里的种子。我突然不想种子发芽开花了。

         ——————————————————————


        花开了,开在4月,开在万物复苏里。跟着花开一起来的,还有他告别舞台,转向幕后的消息,微博上热搜不断。但唯独关于我的,被迅速压了下来。网络是有记忆的。他的粉丝很快就找到了我的微博,在我的微博下私信里骂我,说我霸占了他们的偶像,让我把他还给他们。经历过网暴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反而体现出他的受热爱程度。他天生就属于舞台,属于大家,这是从他小时候就决定了的。但这一切都跟我没有关系了。

        他说他要退出宋氏集团,离开宋河,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时。我还是小小震惊了一下。一个震惊他真的敢,一个又为他不值。虽然他顶着宋氏太子的名头,但在宋氏和宋河的压制下,他成立工作室的这段日子不会好过,即使有ssa在其中做调和。而他怎么做,更多的原因也是为了我。就算他发表声明称他只是想脱离宋氏,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仅此而已。但大家都知道是因为他爱上的那个人,他才这么做的。

           一时间网上说什么的都有。有说宋氏太子情深,为了爱人于家里闹掰;也有说宋氏太子不过是玩一玩,等腻了自然会回去的,毕竟京城圈里这样的公子哥多了去了;当然,也有跑来我这里,试图再把我人肉一遍的。但很快,关于我的那条消息就给压下去了,随后他发布了一条微博,告诫那些试图再次人肉我的粉丝。

           我并不意外他会这样做。这事放在以前,我可能会很开心。但是现在不会了。我是爱他爱了7年,但单凭这个他不可能退出他所热爱的舞台,放弃他应该接受的瞩目。他生在制高点,名声、热度、粉丝他从来不缺。我在他眼里,只是他千万粉丝中的一个,唯一不一样的,可能就是陪他睡了7年吧。我看着微博上一条条热搜,和消息弹窗里一条条的消息提示。我卸载了微博,拉黑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了,我只想要一个安静的……家。

             家,这是别人天生具来的东西,也是我最缺少的东西。我对于自己没有的东西,一直都抱有着一丝幻想。小时候幻想父母回来,长大了幻想他能跟我过一辈子。但是幻想终究是幻想。幻想在美妙,那也只是幻想。

          他不知道从哪要了个手机号,每天都在给我打电话。好似我不接他就一直打一样。我接过一次,他明显没想到我会接,看着接通的电话,他愣着,我也愣着。还是他先反应过来,求我不要挂,说他真的错了,让我忘掉以前的事,让我原谅他。我没说话。电话里的声音没有以前的那么好听了,带着沙哑和疲惫。

           我当然可以挂掉电话。挂掉了之后再次拉黑,然后继续过我的生活。但是看着红色的挂断键,我又下不去手了。我嘲笑我的软弱,嘲笑我对他仅剩的那一丝真心和对他的无底线。我离开了茶几,走到阳台上,看着那盛开的鸢尾花。

         花开的正是鲜艳,我却想折断它。为什么连一朵花都能过得潇洒,我却不行。手停在花瓣上,我终究没折断那朵花,只是揪了片花瓣下来。然后手伸到窗外,放花瓣随风飘落。

       ————————————————————————         

           后来,他为了救我出事了,而我也离开了京城,去了国外。他想来找我,但被宋河扣了护照,留在了京城。被留在京城,也不忘跟宋河反抗。无法,宋河还要靠着他撑着门面,只是答应了把我带回京城,跟他见一面。

             我被带回京城,他反而希望我走。说什么“至于吗,为了躲他都跑到国外去了。”我一听就知道是宋河跟他说的,我也没接这个话,只是让他赶紧吃点东西,接受治疗。他笑了,问我是不是ssa求他来的。如果是,那他不会吃的,也不会接受治疗,并让我赶紧走,赶紧离开这里。我想起ssa带我来的时候那祈求的眼神,我败给了我的心软,编个了个谎骗他说不是,是我自己要回来的,催他赶紧喝粥ssa担心了很久。说着起身想去端放在桌子上的粥。

        他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抓住了我,然后朝着床下倒去。我吓得赶紧回去抱住了他,把他放回床上,安抚着说我不走,我只是去拿粥,就在桌子上。他才松开了抓着我的手。我拿了粥,用勺子一点点的喂他,他一点点喝下,然后给我哄着睡着。我出了门,看着站在门外的ssa和宋河,无视了宋河看我的眼神,转头和ssa说他已经睡了。ssa感激的拉着我下楼,回头跟宋河说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我在宋家照顾了他多久,宋河就憋了多久。每次看我想发作,都被ssa一个眼神瞪了回去。ssa问我接下来想干什么,我没有回答,只是转头看了一眼他。ssa很感谢我对宋居寒的付出,但她也尊重我的选择,只是后果未知罢了。

           —————————————————————

            许多年后,我问他,你后悔你当时退出舞台吗?他是他不后悔。他不愧对于他的粉丝,也不愧对于他的父母。但他唯独亏欠与我。多年后再提及当年的事,他依旧会懊悔。我只是拍拍他的头,顺便rua一下他的小卷毛,然后从阳台上折下一株鸢尾花,送给他。

            他问过我为什么喜欢鸢尾,我没有告诉他。然后他不知道从哪听说到了鸢尾的花语,然后就带着一大束鸢尾,在我下班的时候跑到我公司,送给我。

          宋天王就算退居幕后,粉丝数依旧庞大。这张图就被粉丝拍下来发到了微博上。还特意圈了天王的微博,求天王实锤。

           他缠着我把微博下载了回来,我登上以前的账号,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就看到微博现实我的特别关心显示刚刚发了一条微博。点开微博来看,上面是那个粉丝发的图,和一张我坐在鸢尾花丛中的背影照,以及一张我们两个带着戒指的牵手照片。微博配文说回复那位粉丝,图片我拿走了,这件事锤了,是真的。然后在后面圈了我微博号。

            我得到了我曾经幻想过的东西,我有了一个家,我跟他的家。

             我想买一株鸢尾花,送给我最爱的人,我们一起种在院子里。

                   


深夜看到了登登老师发的作品,连忙去我家秤上量了一下我的体重。嗯还好没胖